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灵性空间

我来自最高的高处,最低的低处,我梦想的是更高的存在。所有文章作者原创,版权所有!

 
 
 

日志

 
 
关于我

为我的生命而来! 天地洪伟,宇宙玄奥。在无明中渐渐的空灵,为生命的生生不息,渐行渐近的宇宙时空里,只欣慰这一路会有你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志摩(人世圣者原创)  

2016-10-06 11:51:05|  分类: 灵性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志摩(人世圣者原创) - 人世圣者 -             灵性空间
 
悼志摩(人世圣者原创) - 人世圣者 -             灵性空间
 光阴随水流转,感人生历练千杂百味。世事如同嚼蜡,无论狼吞虎咽,还细嚼慢饮,往昔不复重来。即往矣,逝者如斯夫尔!
        沉于世事,人生不悲不喜,亦毫无乐趣所言。然此一时,彼一时,人生境况从而复始,若生命只为红尘而驻,亦也会随红尘而消,不过如是,亦不过徒损生命精粹之所在,造化之间沧海桑田,碌碌而已。
        细心体会,这一场无法置身之外的历史画卷,究一切从何而来,从何而归,如细水长流的单纯,还是浩如影幕的波澜,对于人生,谁都无法简单的拒绝而不去复杂的体验。越体验,如剧本角度来看,味同嚼蜡。跨越轮回,志摩的单纯信仰,即便那样一次的挣扎,却也是如此的惊天动地,惊世骇俗,而终以生命的代价,给了最后的人生的交代。志摩的幸或不幸,没有多少人能够读得懂。究其心来说,世间的功利能力的不足,最终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志摩前程似锦,后途心神的被绑负,以至无法自拨,一死乘云驾鹤解脱。
       志摩的苦,如今分别已经看得更清,也能讲得更透。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为了心中单纯的爱和美好,以诗人的风骨,和伟大的救赎之心,以为可以去净化从而得至至幸。然而,幸福有时是一个人的圆满宇宙,神都无法简简单单的解来一些历史纠葛,何况是安排的,更何况是一个人。悲剧想来,谁也是不想,但是最终却是主角们的共同走向。而我分明看到了,这其中那不愿改变的最大的苦难根源。那根源就是没有真正去支撑的一个生命的无私,人,也远远做不到真正的救赎。
       志摩的心路历程,无疑我是最懂得的。若小曼真的深爱,那便也是了。只是小曼倾心志摩的,只是一个面,而非一个整体,而只有整体才能战胜那心底最深处的“私”。如非真正的整体,那概本谈不上灵性的完全,所以一切的行为都缺乏一种真正改变的力量,也失去了心法,那不得法已在法中的力量,即便是尘世这一层的理,也没有完全的占住。所以无法彻底的改变这种私,力量的不完全和不纯净也失去了众神加持的基础,那一切的结果,博者,就是必败。若说苦,一切自取其所在,无法抱怨,所以即是灭了,也就随之而去,只是那么累了的心,神魂在宇宙中漂渺暗泣而已!
        如说懂,那必要说说志摩这一路的来笼去脉,字眼之间也是不吐不快。志摩原本一颗诗人单纯的心智,把一切的美好,诉诸于人世间的真爱,要说真爱无敌,无敌之意也是无私之所在。志摩从诗意和自然,及人与人之间那种美好的想象,从勇敢的追寻真正的自由,到为心中的画面去追求美好和难耐的苦行孤独开始那一刻,就注定了走进那一程的安排。圣人的知行合一,和那时新思想的张扬,使一切的行动力得到了其内心的基础。而且,志摩也是有这个资本,完全这一程的。所以,茫茫人海之中,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也成了强扭的瓜,不扭但瓜在我的手上,也就有了去扭的勇气和动力。孩童的心性,姿意而为的洒脱,对于志摩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名士风采。而且,一路的顺风顺水,一路得自由选择的放任,也让志摩的心无所不能。那时的志摩太相信自己的力量,仿佛一切的神来之笔都了然于胸,只缺一场旷世之恋的对象而已。幼仪,在意境高筑的志摩心中,仿佛只是一场安排,而非一个生命,只感受其嫌,及于自己的格格不入。如只是一个朋友,志摩也绝非这样的对待,只是志摩无法容忍,自己心中的那个神境的美好,无法共其演绎,无论这是前生还是今世的缘份才来得这一场千年修得共枕眠,只是幼仪能眠了,而志摩无法做到,即便是他努力了。
        幼仪在灵性诗人的心境里,也懂得这是一场不差等的姻缘,即便后来志摩和其离婚,心中也只是痛苦,而丝毫未曾真正的怨恨志摩。爱他,就放他离去。后来志摩对幼仪是感激的,只是缘深份浅,也只能如此而已。诗人,无论有多少朋友,内心总是孤独的,幼仪无法懂。微音是有资格去欣赏和读懂的,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志摩遇到微音,仿佛这是上来为自己降下的世间伴侣,内心真正的孤独,自从遇到开始一扫而空。知音一生唯有雪,香清冷艳自相知,林微音是高傲的,所有在志摩的想象中,自己心爱的人儿在别人而前都是高傲,唯会在自己的面前,象一泉温柔的雪,只融化在自己的掌心。遇到微音之后,志摩的诗也变新了,重新又闻到了花香和苦苦寻求的所在。只是情深缘浅,少女的心性从没有做到,来一场这么样的旷世之恋,在微音的心中,他虽然那么的欣赏和喜爱志摩,但是她无法要得起这个欠缺完美,已有了孩子和离过婚美好男人的世界。在诗人的世界里,志摩和微音是相通的,但微音是这个尘世里的微音,而绝非可以进入志摩第二次婚姻里勇敢的女主人公,而且这么一种能把人熔化了爱,除了爱,还有一些和爱一样重要的名节,自己第一次的恋爱,就成一个继母吗?从来没有这种准备,特别志摩的前妻,还是一个大家族,与其进,则“天下闻名”,这是微音不可承受之重。
        微音的离开,志摩是心痛的,但是也是充分理解的。只是一万个人中,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与自己契合的,虽心中杂陈,但于生命的自由来说,志摩尊重这次爱的幻灭。这一次,志摩的心真的累的,自己拼尽一切,与尘世做了这样的了断,成了民国第一对公开离婚的男人。换来这样的结果,对于生命唯一的幸福希求,真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命不好,也就如此罢了!
        一路走来,那么的顺风顺水,如果说什么叫痛彻心菲,前一次是爱自己的祖母离世,那是天人永隔,无以为处,这一次是巨大的生活挫折,人生的宠儿,诗人的光环,留洋的名声,一切的光环在自己真正的探求中,一败涂地,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烟消云散之下,于是三扬拉拉,寄于风情。那风尘中的那低头的温柔,那回眸的一笑,也成了心中梦境瞬间的慰籍而已。孤苦的心,体会的是人群中真正的孤独。附庸风雅的日子,仿佛一天是一年,仿佛一年又是一天,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无所求而自得的物质一切,和自己从心中到笔尖流出来的文字,都足以为自己伤怀。好在朋友众多,只是夜深人静,最为难耐。天上的明月之辉,无法清洗内心的伤怀和种痛。
          志摩的心里只有爱,有爱才有美好的诗,如今只有洗伤怀。日日如此,夜夜如日,直到这种感觉,不再只有思念。生活,总是会让人在时间中麻木那些可望而无法即所得的梦想。那就把梦想装成口袋,我就是一个浪子云游四海。志摩心中的苦执,放下了一些,又忘了一些。这也好罢,叫生活还能继续。只不过,这是一种沉睡,而并未死去。
          黑夜的时间长了,总会让人迷糊了方向,在暗夜里沉沦得太久,有时只需要一丝微弱的烛光,便会让人象飞蛾一样扑了火。注定干柴总是很有希望就会变成烈火,只需要一点人与人之间缘份的一个照面的摩擦。在志摩的心中,最美好的信仰就是真爱和自由的生命。当自由在自己的所得之物时,以自由换真爱,也在所不惜。也是该来了,为了这样的一个填补美好的缺憾,在自己生命终点之前去完全,终于小曼的闪亮登场,亮瞎了志摩的钛合金之眼。
          就那么的一眼,于万千人群之中,锁定,那个曼妙的容颜;就那么的一眼,真正的吸引。如果对志摩说,世间还有什么更美好的事,恐怕这一个照面,就是了。空寂的心,夜夜在黑暗中的魂,仿佛就看到了一个晴朗的天。于一切来说,你来,或者我来,你在,或者我在,至少在我在的时间,终于迎来了相逢。你是如此美好,无关你已嫁生人妇,还是落入红尘,我拼了一腔的热血,即便不能日日相伴,也要让你时时相知,我这一次为你而来,哪怕身死灯灭,也要成就全然的真爱。
          每一天,就那样不知不觉就走到你的门口,脚仿佛长在你的腿上,还好众人没有观察到异样,好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走进你的内心。心里呼唤了千万的眉,是否你也如同我一样。爱的炽烈,雄雄的燃烧了诗人那颗玲珑心。从前,对于朋友都尽是付出,真性情,现在这般象演员一样的表演,有时自己都会发笑,象个无赖一样。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但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眉你是真爱。
          每一次都心惊胆颤,倒不是怕被别人看出了端昵,而是怕你不能爱上我。志摩时常打气似的相激,有时也是在自我激励。每一个不小心,有可能都前功尽弃,也怕在你心没坚定起来之时,外力一下子把你打倒了。爱你,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但是你这么痛苦的日子,即便有一天出了什么事,我也全担着,长痛不如短痛,我一定要救你出苦海。那时,我想着自己就是一个幸福的海,足以带你走进人生的佳境。所以,当我们一起回到峡石老家时,我对你说:小龙,我爱你的朴素,不爱你的奢华。。。。虽然说得不多,你也听进去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照做。看你总那么大手大脚的,倒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我心中的幸福,美好的爱情,那生命之中最美好的所在,就是我日日夜夜思念了千万遍的人儿,是朴素美好的。不是受不了金钱和物质,这身外之物对于志摩来说,从来不放在心在,放在心上的是朴素的品质。小曼,看志摩阻止她,觉得志摩是小气,不可理喻,实在是错怪了志摩。志摩一生的所爱,所付出的,自己何曾真正的在意过物质的,只是心中想了千万遍的人儿,生活中那么不相似了,难以适应而已。大凡所有心中有梦的人,圣洁了无法承受关点的沾污,这点上,小曼着实不懂而已。
          生活的复杂,往往很难通过表象,看到实质。志摩的单纯信仰以及美好,在后来的日子几乎日日受到冲撞,每一次的遍体鳞伤,伤口无以复加,如果纯粹只是肉体还好,单纯信仰的灵魂魂伤了就真正的损伤了。小曼很难懂得这一切,毕竟生存的境况和人生的历练实在差异太大。在交际场中的见识,那是实际的手腕和物质的现实推力堆成的网络,感官的直觉和诗人的天马行空,完全是二种概念。
          小曼对于志摩的诗,初时看个新鲜,意境也挺向往,不过看多了,特别在一起过日子之后,志摩的诗就象一个星期吃了七次肯德基,也就腻了。灯红酒绿吹捧浮华的圈子,自己在那里得心应手,而家庭主妇或者宅女,自己也做不来,虽然,也想过得清静些,但天天这么清静,没什么消遣,也挺腻的。不过,小曼也清楚自己是个有激情没有长情的人,大凡自己的爱好,没有一定的外力强力,也提不起心来坚持做下去。所以志摩劝她多读点书,她也总当耳旁风。觉得志摩象个女子一样,总这么罗喽。志摩劝多了,也就不再劝了。
          对于志摩的家庭,小曼因为幼仪的关系,也无法去真正的切入,小曼明白自己的身体和习惯总是无法让老人家看得惯的。自己多年的习气,也无法逼自己去改变,就想着让志摩也离开这个环境。实际上,志摩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虽然父母对他很好,但是一直不同意自己和幼仪离婚姻,志摩想想也好象挺难处理这个事情的。也怕小曼为难,所以只好换个环境,虽然内心对于父母和孩子有很深的内疚,但在小曼面前也很少表现出来。为了爱,志摩承着不孝的原罪,一个人承受着。要知道内心伟大的人,绝难去做有负于人的事,而且是自己的至亲。想想父母年老,离人世也只有数得着的日子,自己却为了快活而抛弃他们,内心的负罪感可以说是非常重的。特别是年龄越长,志摩的心事日重,无论家里是否还有钱,自己向朋友借东墙补西墙,都不向家里索过一回,因为志摩心里一直对父母未尽孝,把所有关注点都小曼身上,自己心里无法过自己这一关。而这一点,自志摩失事,小曼一直都不知道的。
          不过过于沉重的物质压力,和内心良心的谴责,虽对志摩造成了一定的打击,但是爱在,生命就会不息,志摩是知道自己的。虽说诗人的灵性,最需要解脱物质的奴役,大凡很多文豪和诗人世界上数得出来的,都过得穷困不堪,但上天公平的让他们文如泉涌。终成一代宗师。志摩承担了,就承载了,负罪也就负罪了,待日后一切好转之时,再进行补偿。所以,日日为生计东想西想,虽说不是乐在其中,但也是自己选择的路,没什么好说的。只要小龙可以好起来,自己这一切也无所谓了。但是最难过的,不是这些,最难过的是小龙越来越庸懒,自己盼望着的真爱,却总也没有来临,但凡真爱,总是让生命对方可以成长,但自己每天耗尽心力的去赚钱,却越来越看不到希望。每次说小曼,小曼总是不耐烦,或反驳,或充耳不听,让志摩的心,如同深渊。真灵性和真爱,怎么在自己的生活里,完全走了样。自己花下了这么大的心血和努力,仿佛是水蒸汽一样蒸发得干干净净。小曼只守着自己的想法,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完全没有一丝向自己希望的方向走去。责怪和争执,让自己疲惫不堪。志摩从来都不是愿意去争个对错的人,偏偏小曼就会争,而志摩终其一生唯一争的,也就是让小曼改嫁于己。和幼仪离婚也算不上争,追微音也不算争。
          后来,志摩也消停了,与其把自己气坏了,还改变不了一点,不如眼不见心不烦。不过,这烦心事实在让自己坐不住,绝望之中附庸风雅也暂时落得两相忘。心里实在苦了,到微音那里谈谈诗和思想,叫自己可以暂时忘却。自己的朋友们,这些事也万万说不得。一怕他们责怪小曼,二也怕自己丢了份。志摩也是个记好不记坏的人,小曼纵有这不好那不好,过不了几天,又忘了。但每一回去,又是小曼明嘲热讽,让自己脸也挂不住。又生气走了。这样恶性循环了二年多,小曼变本加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容易动怒,还开始扔东西了。志摩,也越来越郁结。面对这手无对策的变故,自己单纯信仰变得这么面目全非,这是自己想要的一切,这就是自己苦苦得来的一切,志摩的心灰暗了。志摩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也许小曼会有一点变化吧。万种的死法,最好的是在空中飞翔的死去。也不叫这阴暗的生活,象毒蛇一样。
        志摩也不知道从哪天起,思想中有这样的想法。对于诗人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写出的诗连自己也不喜欢了。每每在深夜莫个难过的时刻,或清晨每个没有醒来的时刻,脑子里的对老父的愧疚,对孩子的愧疚,甚至对幼仪的愧疚。。。人总是在自己不好的时候,想起对自己曾经好过的人,自己还曾那样的伤害。志摩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回忆童年,开始回忆一些过往,也许,他知道自己有可能不久于人世了吧!在这个世界上,志摩真的累了,并且,没有什么能力再去留恋什么。自己曾经最引以为傲的诗,现在也写不出来了,赚得钱,也不够花了,自己的梦想和想象的一切,都破碎了。思想的一次次在生活中妥协,自己每天做着自己最不喜欢的事,自己最珍视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唯有一颗穷尽心力的心还每天不断挣扎在这个没有希望的恶性循环中,累了,就想睡了。我想要以自己希望的方式睡去。有时候,志摩睡了,就不想醒来。只是每次醒来,都是因为有一些事没有交代。
          当思想一次次的被扭曲,而自己做着为自己洗脑的工作,告诉自己,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现实。志摩从一开始从微笑中象现实妥协之时,就注定了这种妥协的后续性。在生命中,做为一个人,没有谁可以为谁变成不是自己的那种人,志摩可以被生活所改变,都不足以丧生。唯有爱变了,生命就空了。所以,有时候我看志摩,他走了,是选择了以自己的方式告别这个世间。他在自己的这一生生命里,已够足够潦倒,但是选择以自己的方式离开,也算去得有尊严。并非是谁催成了这次飞机的失事,而是心怀死志,人世难留!
           观志摩的诗作,从前期到后期,象这样一个单纯信仰的人,心中所思,或多或少跃然诗作之间。假如说志摩和幼仪从未离婚,大抵幼仪也会从始至终对志摩好,只是不解风情,也无法让志摩相容一生。这样,也真是害了幼仪,终其一生没有一个真爱有点疼爱的丈夫,虽说幼仪后来晚年另嫁,未必丈夫对她好她就幸福,但终归有个真正平等的家庭。而且志摩或者就会变得象胡适一样;假如说志摩和微音,可以终成眷属,以微音的强智,足以补志摩的个性平和,或可安享天年,志摩诗人的光辉总难掩盖其美,唯一一个子嗣可能从绝。但生活就是生活,生活没有如果,生活顺序就是先有幼仪,后遇微音,再缘结小曼。但千万种可能中,上天只是安排了即定的一种可能,让其发生。假如,虽说是假如,命运却也是殊途,如果说志摩没有幼仪或者在年轻的时候遇到微音,或者遇到小曼,可能那时志摩未娶,小曼未嫁,那时微音志摩未有世俗之负,无论成其何种,结局二样。不过,上天的安排,都是随业而转,志摩不遇小曼,引不出内心深藏的种种:内心对世间承载之道真正刺激了灵魂深处,捅得一穿二空三净;内心对于情的牵绊,终其一生难改情份一点的迹象,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内心的力量即便付出了一切,然不得真法一切照章流转。生生世世,轮回苦海,何苦生生重来,次次不改。
            生命,在每一次轮回之中,不是让你过得多痛快,而依然执著缠身,无以净化。人在世间过得太舒服,何以堪破红尘转眼即逝的金线之路。每一次不能提升的生命,在轮回中总付出应当的代价,痛苦背后真相,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有其真义。人若在一生之中不能真正改本根本的执见,就永远无法抵达应有的境界。人生的苦,是小苦,生命的苦,是世世轮回,没有出路。
            往事,随风消逝,过往的欢迎、喜悦、痛苦、困顿,每一场演绎的戏剧,总是针对着人心。当人生在尘世中,因为苦而改变生命最初的梦想,因为苦,而消磨了心底的善,因为不得其志,而扭曲了思想身体,代价无疑是不可承受之重。生命的私,无论是小曼的自我为中心,微音的自我为中心,幼仪的自我为中心,还是志摩的自我为中心,对于历史过往,幼仪的舍,是值得称道的。幼仪的不怨,是升华的。在这场演绎剧透里,女配做得无疑是出众的,令主角都黯然失色。如同世间的乞丐,苦行于世,最不起眼,然藏龙卧虎。
           志摩的父亲,无疑是最失望的,老父终其一生,未偿志摩一点回报,却白发人送黑发人。志摩于小曼,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于微音来说,没有憾事,在志摩最珍贵的角落里,没有一丝真正有造就的所在。于志摩来说, 这一生一世,是痛的。人生如拼尽了一切,到最后披头散发而去,魂魄都是空寂的。
           小曼最终做了志摩最长时间的缅怀,然逝者不可追,在这个世界上,能遇到一个那么懂自己又那么爱自己的人突然之间永远的天人永隔,叫人如何不心伤。然而,人总是珍惜那些已经不再存在了的美好,当一切永远不再来时,痛苦和欢乐才是那么的切入心扉。志摩实际是被自己害死的,自己最爱的如果不善用,也是自己最害的,所以,人生之中,最大的敌人,有时就是自己的心。当心未抵达之时,强求的一切,最终把自己拉向深潭深渊。所谓万千执著,总有一款是适合你的,只有自己,你才越不能发现,自己的血在身体里流动时,我们很难真正的感知他的存在。好和坏,一事物的两面;正和反,也是一事物的两面。
          小曼在志摩逝后,写了哭摩,可谓写得情真意切,阅者无不为之动容,然而我真实的知道,如果小曼能有哭摩三分之一在真实的生活里,恐怕命运也不好那么快的带走志摩。没有真实的注入,就没有真正的灵魂和改变。小曼曾以为来到上海后,一切都固定了,变得散漫而浮燥了,就象现在这时代的人,有了点钱,就忘乎所以,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神用人的一世只演练那么一种大变化,只改变那么一方面带走,而人只掌握点物质就能欺天欺心吗?人最愚蠢的,就是蠢得让人别人都不知道自己蠢。生命的种种短板,就如同一个木桶里最短那块板一样,桶里的水都是从最短那块板流走的。志摩对小曼足够的好,从来不是为了做给世上的人看,志摩的种种付出,求得的是小曼真正的变化,让她从那种私里走出来,然而人的力量终归是小,苦心终是唤不来生命的回话,而让自己越陷越深,终于化鹤飞去,以死做了最彻底的了断。
           梁启超的婚姻致词,可谓有预见性。志摩,终是有些浮燥,在没有充分做好准备之前,依性情行事。当婚姻不被祝福之时,定要自省望闻问切一番,以求达解决之道。彼之道路,是福是祸,终境随心转。志摩那一生无法参透其详,草草了去,可见其浮燥一面。古人曾洒脱的说:乘兴而来,兴尽而归。那么不免深思,是乘我的兴,尽我的兴,这来归都是自私之兴;我来,是让别人人乘兴,我去,是让别人更坦然归去。才是皆大欢喜!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